「加分」变减分,「救全党」变全党救一人

时间:2020-01-19 作者:
面对丈夫韩国瑜的选情告急,民调急跌,以及高雄市政与「总统」选举蜡烛两头烧,身体消瘦以至熬不住,曾经被誉为「李加分」的李佳芬,有点焦急和甚至崩溃,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大吐苦水,诉说韩国瑜自参选以来,面对各界的攻击,党中央与地方民代都没有帮助。并声称,如果能够让她重新选择,她一定要韩国瑜对「总统」大选说「NO」。而国民党中常委听到这段话相当火大,连声说党中央每天都在想尽办法,难不成要一一跟她报告。  然而,就在韩国瑜刚就任高雄市长不久,「韩流」刮遍全台,韩国瑜拥有难以匹敌的超高人气之时,李佳芬在被媒体数度被询问是否会支持韩国瑜争取参选「总统」?她都斩钉截铁地回答,大家太看得起韩国瑜了,意即韩国瑜没有参选「总统」的资质、条件和实力,因而直接了当地说:「No!」;而且还在电视台专访时声称,如果韩国瑜要参选「总统」,我会叫他去洗衣服,冷静一下。这番话,在当时「夯」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还有支持韩国瑜参选「总统」的网友「自告奋勇」地表示将会为韩国瑜代劳,帮他洗衣服。  如果后来李佳芬果然兑现自己的诺言,力阻韩国瑜出来参选「总统」,而是兑现其在参选高雄市长时许下的「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诺言,专心搞好市政,服务市民,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积聚政绩,循序渐进地进军二零二四年的「总统」大选,就不会像现在那样,高雄市政和「总统」竞选都难以兼顾的得好,不但是「韩流」退潮,自己极高的民意支持度直直落,甚至被主要对手蔡英文赶超,把一手好牌打坏,而且也遭到部分高雄市民要提出「罢免市长案」,并依法进行连署,要跨过「门槛」并不困难。而「罢免市长案」要获得通过,必须在「公投」中得到四十多万市民赞同;但在高雄市政选举中,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所获选票,就有七十多万,何况在高雄市进行的多次民调中显示,有超过一半的市民都对赞同罢免他,其中也包括曾经在市长选举中支持他的「北漂青年」和中小企业主。以目前的态势看,韩国瑜可能会「总统」与市长两头落空。而且站在其家人的角度,韩国瑜由于连场奔跑,极度劳累,不但是瘦了一大圈,而且睡眠严重不足,导致被媒体拍摄到中午才上班的镜头,甚至连精心安排的夜宿民居,也因为「心身顶不住」而告取消,真是心生怜痛。实际上,李佳芬上述的「后悔」言论,在诉说韩国瑜遭到「十面埋伏」式的攻击,导致其身体变差时,脱口而出的。  这正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韩国瑜之所以违背「做好做满」高雄市政的诺言,高雄市长的座位还未坐热,尚未拿出政绩,而且还埋下民进党将会夺回高雄市的危机,而推动韩国瑜出来参选「总统」,除了是「韩粉」和亲韩媒体的鼓动之外,很大的动力也是来自李佳芬的见猎心喜,被「第一夫人」的虚荣沖昏了头脑,极力推促韩国瑜出战,而造成的。  如果说,在韩国瑜在参选高雄市长的过程中,李佳芬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因而获得「李加分」的美称,是众望所归的话;那幺,在推动韩国瑜参选「总统」,并在此后许多荒腔走板的表现,就变成立「李减分」了。  其中,最离谱的是体现在其在家乡云林的农舍被揭发违建后的种种争议言论,后来为了撇清关係,悄悄地过户转售他人,遭外界纷纷批评,并认为没真正解决农舍问题。如果将之与二零一二年「总统」大选,蔡英文的副手搭档苏嘉全,被揭发在自家农地兴建住宅,当即将该住宅捐赠公益相比,思想境界及形象当即崩塌。还有李佳芬为了韩国瑜自传的版税问题,与作者黄光芹进行激烈的攻防。即使是在韩国瑜领取了二千六百七十七万元的市长选举补助款,也要对一百五十万元的稿费斤斤计较,而得罪了传记的作者黄光芹。而后者在台湾媒体界打滚了几十年,写过包括宋楚瑜在内的许多政坛名人的传记,在政坛上颇有影响力。光是这个错失,就让韩国瑜「掉粉」不少。其他的一些原来坚定支持韩国瑜的名嘴等,也因为类似的原因,而变成了「韩黑」。  韩国瑜也同样如此,当初他在参选高雄市长掀起强大的「韩流」时,可说是「一人救全党」,在王金平的帮助下,激活了国民党的地方派系势力,从而让国民党的县市长候选人选得不错,夺回大半边江山。但目前的颓势,让国民党籍「立委」参选人担惊受怕,担心将会影响他们的选情。全党上下都为挽救其选情而努力奔走,因而变成了「全党救一人」。这是何等荒谬的荒诞剧。  韩国瑜夫妇错估形势的心态及表现,有点像马英九。当年马英九当选「总统」时,以为是全靠自己「小马哥」的「光环」,而不是国民党的努力,因而对国民党内辅选有功者,都弃如敝履,反而将一些极为重要的位子给了国民党的政敌,如「陆委会」主委诸于台联党「不分区立委」赖幸媛,导致许多忠心耿耿的国民党员心灰意冷。而韩国瑜的心态也有点相似,以为自己能够打下高雄市是全靠自己,而忘记了许多曾经发挥关键作用的人和群体,如王金平、杨秋兴等,因而也导致众叛亲离。  造成现在国民党「打坏一手好牌」,很可能会错失二零二零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或将会导致国民党今后再难以翻身的困境,固然是原因很多很複杂,包括吴敦义主席私心自用,总想籍着国民党主席的名器参选「总统」,以至像王金平批评的那样,搞出千奇百怪的初选制度,而且还朝三暮四变化很大,为了阻挡朱立伦而为韩国瑜度身订造「被动参选」,变成「请神容易送神难」。而为了阻挡韩国瑜,又上演了向郭台铭颁发荣誉党员状的闹剧,结果又让郭台铭弄假成真,全身投入。但是,韩国瑜在赢取国民党初选后,不但没有警惕民进党的「灌水」战术,而且也没有主动团结党内的其他有意参选者,甚至是语多必失,更是重要原因。而且令到国民党「立委」参选人忧虑的是,过去的每次「总统」大选,候选人都是重点攻防国政议题,即使是在国民党「换柱」后,朱立伦也是专攻大政方针,意图在催谷自己的选情的同时,也带动党籍「立委」的选情,发挥好「母鸡带小鸡」的作用。唯独今年,仍然未见韩国瑜提出亮丽的竞选愿景,即使是偶然提出一些政见,也未经深思熟虑,如「重启核四」,就遭到党内同志新北市长侯友宜的强烈反弹。因此,极有可能会上演「母鸡踩死小鸡」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