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如果三十岁以后,你还只顾着自己……

时间:2019-11-30 作者:
《29+1》如果三十岁以后,你还只顾着自己……

《29+1》是一齣不折不扣的女人戏——单从戏名,就能见于当中的敏感与暧昧,不能大大方方谈三十,反以二十九为本位,在后轻轻加上注脚,补上让人沉重的「一」。

电影以彭秀慧自编自导自演剧场作品《29+1》为蓝本,剧场从2005年开始,先后演出九十几场;2016年,作品从剧场走进戏院,由彭秀慧亲自执导,谈到女人三十的挣扎与矛盾。

三十岁是整齣作品讨论的起点,是一个阶段的终结,也是一个阶段的开始。对很多人来说,这彷彿是一条结界。一旦踏进,从前的优势逐渐消失,不只是皮肤鬆弛新陈代谢减慢这些不争的事实,从二字转为三字,谈的是转变。

若然二十多岁是探索的阶段,仍有空间犯错,三十岁的可怕,在于时间的催促。这种所谓时间的催促,不多不少是社会遗留的压力,尤是针对的是女性——既然青春年华渐逝,也就是时候安定下来。于是,所有在上一阶段仍是未知、未稳定的一切,如工作/家庭,通过这关口后,彷佛成为立刻要完成的课业。

结果,社会生出了一个接一个林若君,在主流价值的道路上奔驰,渐渐在工作上攀升至高位,在爱情路上也有一个稳定的伴侣,一切看似站在正轨。但是,当她稍为拨开看似受人羡慕的表皮以后,就能发现一切尽是虚空,尽是迷惘——她不如别人眼中的自己,甚至没有想像中满意当刻的自己,生活也没有想像中的幸福。是以,进入选项减少的三十岁,她不知所措。

不难想像,在她迷惘之际,看见黄天乐横空出现,会是多幺的震撼——她一直都是主流价值下的产物,追求事业,追求享受,追求爱情,追求外貌。这些价值通通无法套在黄天乐的身上,但是黄天乐人如其名,乐天知命,拥有着林若君所没有的,打破林若君对社会的理解,原来社会还有另一种选择。

然而,导演进一步说明,三十岁的可怕,不在于此——很多人把岁月流逝的注目点放在自己身上,一想起自己已经三十岁,就显得手足无措,期望在不同方面抓得更紧,却忘记了当你踏进三十的时候,身边有些人同样经历岁月的残酷。

他们在我们忽视的眼光中渐渐步入老年。若然愿意理解,就能发现他/她的时间与我们的时间之间的差别,我们的一日与他们的一日不能同样看待,总比想像中老得更快,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髮,不听指令的躯体,似乎都是信号。从前,他们迁就着我们,看着我们在工作,与朋友享乐,默默在家裏等待,只是这样的日子还有几多?恐怕没有,至少这时间表不是掌握在我们的手里。

《29+1》是一齣女人戏,但不只是女人戏,有很多部分谈的不只是女性的迷惘,而是成长的未知。二十九加一,是一个很无奈的说法,带着一种社会的压力,筑成一种自己无法抵抗的舆论。三十岁有什幺值得害怕?说真的,其实没有。只是电影坦白地指出,若然三十岁以后,你只把焦点放在工作护肤爱情,而忽略了更加重要的事,这才是最值得恐惧的事——何以你的生活只困囿于此?三十岁似乎是一个中途站,让人稍为停下,诚实面对自己,把所有的摊出来,检视自己的生命,或是继续,从零开始——你还是有选择的空间。三十岁,从来不是结束,不是世界末日。甚至最后,或会发现,你的三十岁没有什幺,他/她的六十岁才是最值得你关注。